西南

❤️袁泉 ❤️靳东 偶尔练字 一直迷妹

单纯发图 侵删

【贺唐】你好呀

#不是糖 不是糖 不是糖
#真的是很短 因为还有历史的16张考卷等着我 然后我明天就要上课了呜呜呜呜











唐晶是在秋天来到苏州的。

她用两个月的时间帮陈俊生拿下了几个大客户,稳住了副总的位子。然后辞职。

她没有带走任何东西。似乎是决心开始新的生活。

过来昨日疑前世,睡起今朝觉再生。

唐晶看着在阳光下格外耀眼的桂花,恍惚间有种重生的感觉。

人生应该就是用聚散的因缘堆砌而成的吧。这样来了,这样去了,如同花开花落,花总不断。没有人问,新花是不是旧花。

“在外面站着干什么呀,快进来。手都冰凉冰凉的。侬欢喜桂花是哇,我泡了桂花茶,侬肯定喜欢的。”

“知道了,秀华姐。”



两年后

“唐晶姐,我哪里绣的不好啦,每一针都是按照样子来的呀。”

唐晶看着她,仿佛看到了Amy,她现在应该是经理了吧。总是要长大的,总是要面对的。

“唐晶姐,你怎么了?”

“没事没事。苏绣重要的是情啊。那一针一线都是情丝,你还太小了,慢慢就会懂的。”

唐晶一身青色旗袍。正是春至初夏的色彩,盘扣立领,没有绣龙描凤,没有镶滚繁拥,只在下摆绣了深青色的花儿。她的头发养长了,松松垮垮地挽了个髻,身上是好闻的玉兰花香。

她喜欢现在的生活,平淡但真实。不用整天惴惴不安,不用爱着一个遥不可及的人,不用为了他放弃自我。

太累了,爱得太累了。也许没有那个人,也会有其他的人出现。她不怨罗子君,不怨贺涵,她是真的放下了,释然了。

彼时的贺涵,仍然在深圳的渔港。当年的热情过后,他才发现自己失去了一个那么爱他的人。他疯狂地找她,终是一场空。

世事弄人,自己不是无所不能的贺老师,他不过是红尘中的一粒罢了。

一别两宽,各生欢喜。

“唐晶,你还好吗?”

“我很好。”

唐晶仿佛在玉兰香中闻到了一丝咸咸的味道。她笑了笑,也无心绣了,便起身向窗外望去,一树花开,美丽浪漫,梦幻灿烂,却比不得他。

那就够了。

他和她的缘是注定失去了。又何必问今生与来世,仅仅在今生就有多少前世与来世?就有多少定了的约,等我们履行?多少断了的缘,等我们重续?多少空白的心里,等我们用明天去写一个缘的故事?

后来的后来,尽管洪流碾过,巨石平偃而下,那段时光始终清亮如诗,于清风山泉中,无改于岁月。



看漫展之前正经一点
学到抗日战争满脑子都是我楼诚
永远铭记。

斜拍大法好 还是乖乖临帖吧
呜呜呜呜呜开学倒计时了
连写三张 逃避作业啊🌚

将唐薇进行到底
对冷cp有一种莫名的爱

【唐薇】 Blooming

#实在写不来职场 只能写校园了
#百合大法 不喜勿看
#ooc
#私设:唐晶幼年父母感情不合,父亲经常打母亲,她恨她的父亲。她非常缺少爱,更不知道如何去爱。而薇薇安的出现给予了她爱与温暖,对男人留下阴影的唐晶和薇薇安相爱。













Part 1

翻开唐晶的书包,看见这些东西:黑色大容量签字笔两支、黑色超厚笔记本两本、白色手机一部、白色发圈两根;而唯一有色彩的,就是那面手掌心那么大的镜子。

唐晶把书包合上:“看完了吧,看完就快把班费交给我。”

表情极其严肃地说着这话的班长,带着黑色镜框的眼镜,穿黑上衣、黑裤子、白色球鞋。

我和同桌把班费交给她后,就在一旁嗤笑:“你都要变成黑白无常了。”

然而班长还是绷着个脸,表情极其阴森:“小心我把你们的命勾走。”说完转身就走,去收别人的班费了。

她就是我们的无糖系班长。

她并不是爱吃号称无糖的木糖醇食品,也不排斥碳酸高糖饮料,说她无糖,是因为在她身上,没有一点点其他女生会有的那种……甜甜的感觉。


在我心底,薇薇安是类似于“无糖系班长的反义词”的存在。

她梳两条辫子,戴水钻蝴蝶结,穿花裙子,脸有一点点婴儿肥。最特点的是,她一张嘴说话,就是细细的娃娃音。我们班所有人都说她是逆生长。

薇薇安虽然是班长的“反义词”,但是让人大跌眼镜的是,她俩的关系挺好。

不过她俩的关系以前非常“符合逻辑”,是“有你没我有我没你”的,还因为薇薇安拖全班平均分后腿的事儿吵过架。可是班长还是把她给笼络住了。

据说那次有人背地里说薇薇安做作,唐晶听到后立刻淳淳教导对方:“人家薇薇安一直这样,这是人家的自然状态,如果有一天她突然改变了,换腔调了,刻意为之,那才算做作。”

后来,别人跟薇薇安说班长的坏话:“明明是个女的,为什么非要像条汉子?!”薇薇安立刻以娃娃音反击:“去你的汉子,咱班长是女神!以理服人的女神!普通妹子想走那范儿都走不来!”

总而言之,无糖唐晶和高糖薇薇安是一对“反义词”,也是一对死党,她俩要是一起肩并肩走在路上——就跟今天唐晶收齐班费后,对比更为明显:一稳重一活泼,一沉默不语一叽叽喳喳。

我特地拿手机拍了张照,旁边柚子凑过来说:“怎么有种百合的感觉呢!”

薇薇安听见了,亲昵地用两条胳膊搂住班长的腰撒娇。

唐晶难得一笑:“那我一定是攻!”






Part 2

那个夏天的午后,唐晶一个电话就把薇薇安从凉爽喊到了烈日下的球场。

空气中弥漫着塑胶跑道被烤到近乎焦糊的味道,她们像风一样奔跑、跳跃。沉寂了很久的网球场像是被我们唤醒,球落地,又弹起,网抖动,不停息。

汗水浸湿了她们的白色T恤,一串串滴落在浅色地面上,她却只顾着问唐晶:“我的头发是不是乱了?”

微风捎来栀子花的清香,她们并肩坐在操场边的树荫下,不知是谁先开口唱起了《红豆》:

“还没跟你牵着手,走过荒芜的沙丘,可能从此以后,学会珍惜天长和地久…… ”

唐晶突然莫名失落,侧过脸,正迎上她带着笑意的目光,像一颗红豆的温柔,抚慰她心。







Part 3

“你总说毕业遥遥无期,一转眼就各分东西。”

为了筹备第二天即将举行的毕业典礼,她们在学校里忙到很晚,然后一起回家。

她们坐在55路公交车的最后一排,薇薇安一脸疲惫地靠在唐晶肩上缓缓入梦,于是一个多小时,唐晶不曾动一下右肩。

唐晶只轻轻转头移目窗外,静看霓虹流转的绮丽,还有川流不息的人群。

从前总是你在不知不觉地付出心力,耐心陪伴我。而我此时正无不骄傲地向你证明,我已懂得如何去爱、去关怀。我会和你在一起,就算与全世界背离。

唐晶偷偷握住了她的手,用轻得连自己都听不清的声音说:“我们一起去挪威吧。”

她不知道,薇薇安早已醒了,只是喜欢现在与她的距离,那么近,近到可以闻到她的发香,听到那句话。

可惜19岁那年的夏天,是毕业的季节。夏天之后,我们穿上不同的校服,走进了不同的校门。








Part 4

唐晶读海子的诗:“风后面是风,天空上面是天空,道路前面还是道路……”

薇薇安问:“青春外面还是青春吗?”

于是唐晶抬起头,看见窗外一树花开,恰如青春,美丽浪漫,梦幻绚烂。









Part 5

15年后,挪威,圣玛丽教堂。

结束了十年折磨的唐晶来到了挪威,她希望能遇到她。

有时候,唐晶真的会愿意去相信一些讲述时光倒流的电影,可幻想终是幻想,她怎么可能在这里,在这茫茫人海中与她相逢。

“Hello,nice to meet you,Tang Jing.”

熟悉的,活泼的声音让她惊讶欣喜。愣了好一会儿,才强装镇定,对她说:“Nice to meet you,too,Vivian.”

四目相对,唐晶吻上了薇薇安的唇,柔软熟悉,仿佛从未离去。

“等到风景都看透,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。”

那就这样吧。











烂尾啊 想不出结尾啊 凑合着看吧












太…太撩了
渠微渠微渠微
小丁猫x张作霖

大雨初晴
临帖《欧阳询九成宫醴泉碑》

【贺唐】 当归

#大概是个暗恋梗吧,算是我很久之前写的表白梗的前文
#唐晶个人较多
#严重ooc
#BGM:《从前慢》











唐晶的实习生涯再过几天就要结束了。

走进熟悉的公交车,马路两边的景致熟稔得她闭上眼睛都可以画出来。

当然,每天也会有些变化:比如兰州拉面馆的老板娘可能坐在店铺门口看匆匆经过的不同面孔,也可能倚着门框和熟人断断续续地说着家长里短,而一旁的快餐店也可能在一夜之间变成了包子铺。

可今天,唐晶眼里心里都是贺涵。她的贺老师呀,今天头一次夸了她,对她的喜爱都要从眼睛中溢出来了。

唐晶的心里好像有一只小鹿,扑咚扑咚地在胸腔里乱撞。

贺老师长得真好看啊,剑眉星目,鼻梁高耸,嘴唇的大小恰到好处,毛发浓密,睫毛更是长得犯规。说话的声音也好听啊,气音一听就会脸红。

真是太没出息了,你的自制力呢!唐晶暗暗对自己说。

“哎哟,小姑娘你别挡着路呀。再往里面挤挤啊。”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太太撕下了伪善的面具,不耐烦地对着唐晶嚷嚷。

“对不起啊。”唐晶从杂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,小心翼翼地避开周围汗津津的男人,往里挤了挤。

穿过市中心的繁华地段,车子就变得轻盈起来,步履也快了。

每一天,唐晶最喜爱的就是这段时间。她很享受那种漫长的,只是为了等待到达什么地方的时光。

外面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,唐晶透过一滴滴雨,看着被雨滴折射后变形的世界。水果摊和小吃摊都撑起了雨棚,人们也纷纷回家。

看来只能淋雨回家了,果然是乐极生悲啊。

这路车的终点站离家还有15分钟的路程,冲过去应该可以吧。可公文包里的电脑怎么办,打湿了里面的文件就全没了。不能这么莽撞,贺老师说过:不管在任何条件下,冷静是一切的前提。要冷静,还是先在站点等一下吧。

唐晶到了站,匆忙下车。

她抱着公文包,奔向站点。雨越下越大,她望着极速前进的车海,有些恍惚了。

恍惚间,她仿佛看到贺涵的车一闪而过。她下意识地喊出了贺涵的名字,连尊称都忘了。

她看见贺涵打着伞冲向她,就像一个盖世英雄踏着七色云彩来到她身边。

“快走吧。”贺涵对着发愣的唐晶说道。

“贺…贺老师你怎么会在这儿?”唐晶好像在梦里,被贺涵搂在怀里上了车。

“快拿毛巾擦一擦,我正好路过这里,就看见你了。”贺涵心疼地看着唐晶,又拿一块毛巾给她擦头,“以后上班要带伞知道吗,像今天这种情况,如果没碰到我,你怎么办啊?”

“知道了,贺老师。”唐晶被暖气和贺涵身上独有的味道包围了。她突然发现,她好像喜欢上了贺老师。

“以后就叫我贺涵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回家炖点姜汤,以后有时间也喝点中药,增强身体免疫力,像当归这种,都不贵的。”

“嗯。”

唐晶不知道,贺涵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,就喜欢上了她。这次遇到贺涵,也根本不是偶遇。贺涵每次看她下班之后,算准了时间,就等着刚才这一刻呢。

贺涵嘴上说着希望唐晶有一天可以彻底离开他,其实心里呀,最想要他的小姑娘永远需要他,永远离不开他。

此时,正在洗澡的唐晶想着贺涵的那番话,有些奇怪。

“中药?”“当归?”

唐晶不知道当归究竟能治什么病,也没兴趣去查,只是觉得最美好的病大抵是相思病,而思人之苦,极其难耐。

于是想象几百年前,一个中医用一味药材纾解了一个伤情女子的相思愁肠,那药材从此便被唤为“当归”。

所以,贺老师,我得了相思病,你呢?

唐晶洗完澡,拿毛毯把自己裹得紧紧的,躺在床上。窗外万家灯火,将黑夜点缀得有些温暖了。

她突然想起,吴越王所言的那句美得过分的“陌上花开,可缓缓归矣”。许多年前,他也许正站在我伫立的土地上,朝着心上人的所在的方向,远远眺望。而现在,我又何尝不是呢?那诗意带着惆怅,那惆怅满是诗意。

唐晶或许像一只候鸟,她能飞到比远方更远的地方。但总在落花时节,回到贺涵的身边,因为那儿有她一生的解药。







跟编剧对着干好爽啊。贺涵也能这样对我的唐晶小姐姐嘛,罗子君不存在的,自动忽略。